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過 自由

 
 
 

日志

 
 

岩头镇。  

2012-03-11 01:08:03|  分类: 足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三日。黃昏。匆匆走離了楓林間的回頭,暈乎尋向今夜的宿處。我想今夜能有一個好眠。即使,滿眼是回頭的疲倦。聽路人講,岩頭鎮食宿方便,離楓林不遠,鎮上有幾條街可以去走,物食齊整、人聲和氣、夜市景好等等。

 

岩頭鎮。始建于初唐,後廢。至宋末元初之際,始祖金安福(12501318)從附近的檔溪西巷裏遷居于此,重建村莊。明世宗嘉靖年間(15221566),由八世祖金永樸主持,進行全面規劃修建。因地處芙蓉三岩之首,故名岩頭。現有在冊居民八千多人。1991年,被浙江省省政府命名為歷史文化名鎮。

 

(此處,插播歷史片花)

................  ................  ................

---- THE END ----

 

日,西落了,只餘“頂發”浮在山尖。我該去找個地方吃飯、睡覺。戴上蔡同事有情贊助的太陽鏡,正了正鴨舌帽,拽緊下松的肩帶..相機險些由肩上滑落。心頓醒,像樹看不到太陽,提前在夕陽裏的疼。好險好險!想來,我那包還真有些沉。心驚余,伸手包右側網兜。取水。其實,你並不渴,只是想站在這交叉路口,在弱弱的夕陽下,拍電影似地有一個姿勢,有一個看不清是否瀟灑但很前衛的...影子。

 

在一家食雜店,買了一根那家因珍藏“三聚氰胺”聞名的乳製品生產商生產的雪糕(這不是我想要的。冰箱裏,就只有這種。我恨啊,冰箱蓋,怎麼會就是我打開的呢)。撕開,拿出,咬一口,含著,咽下..嗯一抹清涼刮過咽喉。我忘了始末的對錯。貌似,我們都忘了,因為,它一直有。

 

雪糕,是清涼的;夕陽,是溫暖的。你看的每個人都在對你笑。我就這麼,以一根兩塊錢的冰棒沒心沒肺地遺忘了前一刻對楓林不在的痛、那不知誰該為之付責的錯。

呃好像,我想太多太過了。抱歉抱歉,我是來看風景的!

 

我問賣雪糕的老闆,岩頭有什麼好看的景點?賣雪糕的老闆的老婆說,麗水街啊(別想多啊。我可沒約著逛街的想。是吧,你懂的,我是一“出家人”,只不過,恰巧女施主比男施主友善樂施)

 

聽著名,都覺得是個好地方。所以,我急著去找她了--- 麗水長廊。在當地有這樣一句話,“不遊岩頭麗水街,就不算來過楠溪江”。說實話,這句話真是很通俗易懂啊。聽老闆娘說完,刹那我就想起諸如:福州的“不爬鼓山,不算到福州”、“不進三坊七巷,就不算進福州城”。廈門的“不到鼓浪嶼,就不算來過廈門”、“不上日光岩,就不算登鼓浪嶼”、“不吃好清香,就...”。 雖然很廣告,但是,還是很文化嘛。文化,不就是起源于口口相傳麼?挺好的,我喜歡。

 

就著黃昏的小陽光,閑晃在去往麗水街的街上。奇想,街的樣子是不是都是一樣的:有人、有地攤、有水果攤、有小吃攤、有遊動小推車 ... 有岔路口。都是容易叫我眼亂的單元。有沒有這樣的街呢:或幽直、或曲景的小巷子,巷子不用寬,人可以過、單車可以過、轎子可以過、黃包車可以過就好。當然了,要汽車不能過。巷子的天空,要像是村前家後的小溪,很長很窄很乾淨。是偶有老嫗主杖走過、偶有頑童嬉鬧跑過、偶有美人打傘.. 啊想太多了。

 

梗概表述此人之行,即做賊似的:見人,問這問那;見物,左探右看。當然了,這“賊”行事還是很有原則的:君子愛美,堅持盜之以眸。所以,也沒做什麼貽害一方的“好事”。所以,他很快很快地找到了 “寶貝”。

 

廊橋,我第一次親見。知道,是聽某先生講的(夫人是浙江泰順人。泰順,廊橋之鄉)。這雖不能算得上是橋,但我想,味道應該近似吧?最多也就一個鹹淡在糾結品嘗者的味蕾。不在水上也在水邊嘛,可以算半座橋。

能見這樣的橋,作為一個看客,一個不是“重口味”的看客,一個不期望演一出新時代版《廊橋遺夢》的看客,我很滿足了。唯可惜的是,廊下之水,不再如昔日清清可見底了。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麗水長廊。

 

 

方向感沒錯的話,我該是有北向進的長廊。記不清了。入口好像還有位老先生會管要門票。初進長廊,右側有一樓亭,臨水三層,混凝土磚牆結構,樓頂立一隻丹鶴,曰:麗水亭。一樓圓形拱門前,似一觀景台。我到時,早有一隊攝影家在開展藝術創作兼學術交流。所用“兵器”,有長槍、有短炮。反正,綜合論述就是:每一件殺傷力都很強,每一件都能在三秒(一秒看機型、一秒看鏡頭、一秒秒機主)內把我的“小3”秒殺了。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麗水亭。

 

 

長廊不規整、不盈華、不嬌持,自行舒態、自在恰好、自有風情。

廊橋主體木質結構,頂是薄木苫背,上披裂紋古瓦。梁、檁、椽、柱,皆是我不知名的老木,觸手處是歷史積澱的坎坷,是可見斑駁歲月。臨河(河?還是溪?或蓄水的池?且當它是河吧)置有可供坐依的“美人靠”,即坐,平看是金山藏塔、秀水懷樓;舉頭處,廊簷瓦曲修畫雲空。廊面,以輕巧軟石為路,路央以好顏青石作骨,石與石自然交錯,疏密不拘,只求盡善人生曲途之不平,快慰百態浮生之盡美。實在好路!

廊的另一側,是兩三米寬的鋪面,聞說有九十餘家,經營各式商貨,很值一看(如果你有時間),很值一買(如果你離家近)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對一個誓言要流浪的行者,再也沒有比:良辰苦短,美景西沉,佳人擦肩過,更叫人傷感的了。常聞說,在古老的地方總有世不出的情生。而我是多麼多麼之盼望啊!常言道,在古老多情的地方,要談一場不多情的浪漫。可惜啊,就著黃昏的餘韻,只有我落單的等待,與月的邂逅。走在回街的路上,我有趣地抱怨起黃昏的日長:

這個日,也回家回得太慢了些吧!天,早該黑了的!還是冬天好。

 

冬天。可以早吃飯!

 

日,隕落了,在霓虹路燈夜色裏。我還是背著我的包,它還算乾淨,只是,似乎有灰了。像梁木燃後飛灑下的殘衣。帶著對楓林那看過、回味過的不清不楚的感覺,由一條不知名的街穿行到另一條不知名的街。我在找住的地方。儘管率先攻佔心頭的是“餓徒”--- 餓圖 --- 因饑餓而費盡心思想吃飽的合法企圖。

走來、看來、想來,岩頭,確實比芙蓉、楓林好。好在方便,方便生活。不是說後兩者不適合生活,只是,前者更適合一個路人駐足停歇的短暫生活。

在看了(招牌)、問了(房源)、看了(房間)、問了(價格)... 這樣“看問二進位”的科學“找住法”的綜合比較後,我決定住下了。一家我忘了店名的家庭旅店。旅店是七層(這很重要)高的樓房,掌櫃的很和氣亦很熱情(拿的名片遺失了),有個年紀比我虛小尚在求學的兒子。選了七樓的標間,帶空調、電腦,開價:100RMB,成交價:60RMB

 

交易回顧:

A:大姐,便宜點吧?

B:這已經很便宜了,小兄弟。

A:都淡季了,該便宜些,就當拉拉人氣。

B:就是淡季才給你這個價的,平時都要兩百多。

A:..好吧..,我再看看..謝謝啊(心裏哪個急啊,都七點了)

B:我給你這價格已經很低了,別的店都沒有空調的,我們這還可以上網。

A:太貴了,我再看看吧。謝謝啊!

 

接下來的場面是這樣的:

B:好言相勸,多方推銷。A:面露難色,作轉身態。如此,你來我往,左太極右太極... B下樓向C“投訴”,一長串的我聽不懂但很好聽的方言。想來,我也學了一句:努幾嘎(楠溪江)

 

C:這樣吧,85,不能再少了。

A:前面那幾家才6070 ... 我再看下吧(卡帶式轉身要走)

B:小兄弟,我是看你真想住才給你這個價格,你講的價這樣的房絕對要不到的。哪有你這樣做生意的。

A:(做生意?我無語微笑對)

C:給他個學生價(CB語。翻譯句)

B:75,不能少了。

A:..謝謝啊,我再看看吧 (複讀機卡帶式轉身走出一兩步) 

B:...小兄弟,那你能接受什麼價格?你總得開個價吧(B跟出追問)

A:60

B:太低了,水電費都不夠的。

A:(DVD式卡帶轉身走出)

B: 70給你了,小兄弟。70

A:60

B:(不答。靜默)

A:(藍光DVD式轉身要走)

 

時間:1 2 3

B:喂喂..回來了回來了,給你了。60給你了。

A:(留聲機卡帶式轉身,面無喜色)

B:沒見過你這麼會講價的。

A:大姐,我們學生沒什麼錢的(原來我也是學生的)

 

進了房間:

B:這樣的房間,60真是太低了。

A:(沉默不接)

B:60給你,這空調就別開了。天也不熱。

A:(瞬間無語)

A;大姐,這麼熱的天... 是吧。

B:那你睡覺的時候要幫我關掉啊。電費很貴啊。

A:好好。

---- THE END ----

(文中,A:我,B:店員,C:掌櫃)

 

 

晚餐,沒找到想吃的,草草解決。一碟苦瓜炒蛋,一份豆腐魚湯。

夜景,應該很美吧?或是走了一天的緣故,人老了,易乏。未觀。

早早回了房間,洗澡、洗衣,已九點。打開博客更新心情。關燈。

 

清晨六點的岩頭不算早,各家各戶已開始生活。街不擁擠、屋不吵鬧,是很讓人舒服的感覺。每個人眼裏折出的光都是友好的,更兼讓你覺得暖。陽光已照在遠山上的塔尖,現出金色的光暈。

走到昨日出口,只見群娃娃在宗祠門前嬉戲。

“小朋友,你們好啊”,

“叔叔好”(頓覺傷感,原來都是喊哥哥的)

說了會兒話,提議給他們拍照,稍長些的幾個蹬蹬騎上景點進出口的鐵欄。或調皮地蹲著、或自然騎坐、或搖盪著鎖鏈,你讓他們數1234567,他們可才不配合你,數著數著就笑了,笑得自然開心。笑得很讓人有懷念。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童年。夥伴。

 

 

 

東宗祠前,有一淺水流,水質清涼,引水處,立有木構的水車,順著水流旋著。原想他們會很乖地坐成一排,不想你的鏡頭走近了,有些小夥伴就害羞地跑走了。站在你身後等。怕是小傢伙們看前次照的太不好看了,這一次拘謹不笑了。唉,怪我技術不好啊,慚愧慚愧。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水車。童年。

 

 

長廊末處有一亭,修于高階之上,曰:乘風亭。有聯如此:“五月秋先到,一年春不歸”。此地,足可乘風覽勝,品夏雨冬雪冷暖味,觀秋去春來江山色。情也,景也,雖不及桃源更勝桃源。站在亭前想著:亭,背聽鄉間樸質音,面開芙蓉三峰色,觀山、看景,再好不過這裏了。

陽光刺破亭瓦,透來暖暈;幾枝青綠探壓亭簷,似春來晨醒。在這良辰,是古香古色的好景,是仿佛秋風未走春光仍在。一位長者凝神坐在亭邊不知建於何時的矮牆,沉思著我不可能知的人生故事。看著老人那一刻的寧靜。羡慕。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乘風亭。

 

 

 

沿堤直走幾十米,可複見一亭,名曰:接官亭(又名:花亭)。結構較之前者,實在不能同語。重簷置頂,頂上有一極大的寶葫蘆。象徵“五行八卦”的五層斗拱、八角藻井,整體造型新異奇特。正如亭內聯語:“名師留奇跡,怪匠逗行人”,此亭,不得不叫行人嘆服造亭師技藝之高明。

看著“接官”二字,似真可以見,明朝那文臣鼎立、仗書爭霸的戰火硝煙。識文取仕成了當時的文人一生之所求,在這樣的鄉間也難避這世風襲擾,一顆求取功名的心,處處可見。不過,永嘉的學風真是叫人驚歎,不只因出的那些狀元、榜眼、探花、進士的,更為這承襲千年的崇文重教。

讀了亭內的另一副對聯,你會發現這群眼裏只有“仕途”的文人,也有一顆溫情的心。是“情理三巡酒,理情酒三巡”的通情達理。當然,我也想起了宴上勸酒的一句“警句”:什麼都不說的,都在酒裏,幹了..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接官亭。

 

 

聽臨堤撈拾浮游物的老先生講,接官亭邊的池水,原植滿荷花。我想,那肯定很美。也想,或因亭邊的花池,亭才又名“花亭”吧。

荷花池邊架有一欄石橋,通體以條石搭建,很簡單,也很現年代。48根條石,代表著一個族落血脈裏強烈的歸屬感。

一穿紅衣的小女孩立在橋面,等著橋那岸走來的祖母。老人口中喊著什麼,是歎責孫女頑皮不聽話?是擔心橋無欄杆危險?我不得而知。只是喊聲愈來愈近,讓你幾乎有了錯覺:被說教著的、被牽著走過的,不是“小不點”,是你!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麗水橋。

 

 

村舍邊的湯山上,有座文峰塔,七重。雖是新修的,卻也古意得要使人想念起白娘子。文峰塔也像雷峰塔倒過,只是沒成全出什麼“有情人終成眷屬”的佳話。忍不住有病態的想法:這新落的七重寶塔下,是否會有一個也叫“白素貞”的娘子的許相公?

登上山梯,站在塔門前,我再三磕響寶塔,幻想塔門會洞開照出神光,洗我一身塵穢。或是,有一聲“搭救”回應。可惜,門關得很嚴實,什麼“神跡”都沒有顯現。只有身著白衣的老人在教習太極扇的配樂遮蓋著塔前那座陵墓的孤單。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文峰塔。

 

 

 

在屋舍間溜達,偶然見著這家“愛吾廬”,遂想起個人來。一個集是非一身的風雲人物。但對錯這種事兒,是歷史裁決的,我只喜歡他的言語。對愛人一生的喊---Darling”。在那所名“愛廬”的宅邸。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麗水金山潤裔胄,老屋新房紹箕裘”

 

 

 

文峰塔、水亭祠、文昌閣、塔湖廟,沒有一處不無歷史。而這裏,水亭祠,是我最愛的。這水與居的靈性結合。

坐在孝思亭,感覺四面都是暖陽;水裏,是亭裏亭外安寧的倒影。你不說話,它也靜靜地聽,瞧著你仰看它精絕處時的驚訝。看著這一屋一室,清楚明瞭的人文積澱,你不禁油然起敬慕的心。只可惜,廳堂上只剩書院的金字匾額在等待晨光中的那句“先生早”,亭門外再不見出入求學的學子,再難聽聞繞梁不去的讀書誦文音了。

昔日門戶競相效仿的“文筆蘸墨”的風水格局已無人問津。曾經曬書晾畫的亭前空地,只餘這慵懶享受著陽光的包穀。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一朝祠門半遮掩,幾世金榜無人來。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回走途中,坐在路道靜看胡想:週末,學裏放假,姐姐帶著妹妹臨水洗衣。父母出外務工,獨留姐弟三人予祖母管教。姐姐年少懂事,常在學裏閒暇幫忙做些體及的家事。“00後”的妹妹乖巧聽話,耐心聽著姐姐做的每一次示範。“領子、袖口要多打些皂..”“這邊得多搓幾遍..”。姐姐一邊作“媽媽樣”給妹妹講解洗衣要領,不時回頭責駡身後玩水的弟弟。嘴裏,雖是“還玩!一會兒衣服濕了你自己洗..”的生氣。話終究是“嚇小孩”的話,但生氣,或是怕他玩水要著涼感冒的擔心。

新聞上常見關於“留守兒童”的報導,對於他們,我想,最心傷的該是這些孩子的父母吧?那些為生活離家的無奈人。

有這樣的子女,是欣慰?是心疼?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軟石道、淺水流、老水車,一切都這樣的合時應景。

若缺了這少了那,會是讓人怎樣的失望的想像裏孤單?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沿著水流走,忽然有種衝動:光著腳丫,會不會一步一清涼?有時,人就是禁不起思想的誘惑,癡想了還不滿足非得跟著妄想。我即是這種常癡心妄想的人,也常做些癡心妄想的傻事。

提著脫了的鞋,一步一步去踩每一枚想踩到的石。像個孩子。

坐在水塘邊系著過松的鞋帶,眼前都是好看的景:青山、寶塔、樓閣、浣女... 天,是乾淨的藍;池水,在一衣戲水後輕柔虛化。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琴嶼前,有不小的園地,植著很多花木,都是我不認識的。透過綠叢,可見隔著水的長廊,陽光厚了,披蓋在廊的瓦片上,灰瓦變得鋥亮。古老的戲臺不再演了,成了村裏老人閒暇講古談今的好去處。戲臺成了老者排排坐定,賞閱風景的觀景台。

戲臺邊即是塔湖廟,是座很大的院落,供奉的是守護一方安寧的尊神、娘娘。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古戲臺。

 

 

 

如果說,芙蓉是古色,楓林有古香,那麼,岩頭自有它的古韻了。

 

村舍邊是隨處可見的溝渠,水雖不甚清,也尚可見底。雖無魚蝦長居,卻有家禽遊戲。鄉下,是容易讓人覺得不好,可離開久了,又讓人想。鄉下,是比婚姻更像圍城的“圍城”,小的時候淘氣,總想離家出走,真的走出去了,又常想念。不只因那裏有三餐飽暖,更因這一山一水、一條小道一戶人家的彼此相伴。

嚮往美好的願望,永遠不及櫛風沐雨後落葉思歸的情懷。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一隻鴨呆傻在水裏。會在想什麼呢?如果它也會思考。 

 

 

舊門虛掩,不知內裏是怎的景象。門掩無鎖,舊時屋人又在幾時回?開門迎賓出門送客的人,漸漸消失在門內門外。

九月·流浪·岩头。 - Lemon_7 - 慕

  

童年時,嚮往自由,貪戀離家出走的自由快樂。

長大後,追求自由,卻也在自由“小成”後,悲傷擁有。

 

 

 

 

 

 

            岩头:http://wuyujuan05.blog.163.com/album/#m=1&aid=231066482&p=1

  评论这张
 
阅读(24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