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過 自由

 
 
 

日志

 
 

枫林镇。  

2012-01-17 22:52:40|  分类: 足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楓林,一個自然爛漫的名。我想,也只“楠溪江”這溫文爾雅的姓,才配有這樣詩意如楓的名吧。很慶倖自己知道有它之存在,亦能在此行中與之相逢。

 

楓林原名豐裏。明朝時,因村南前山遍佈楓香樹而易名為楓林。楓林建村久遠,聚居人口眾多,文人輩出,文化底蘊深厚,素稱東甌名鎮。據歷史記載,乾隆年間楓林已稱鎮,清與民國,楓林鎮名一直沿用(此處引用,再次感謝baidu有情支持)

 

楓林古鎮,坐東朝西,前人描述這裏的地理形勢,有前岩紗帽,後峰筆架,獅水瀠洄,象山聳立,左蟾躍,右鷹翔,龍盤虎踞,景無所匹。”之說。楓林是楠溪歷史上的經濟、政治、教育文化中心,素有“楠溪第一村”和“小溫州”之稱(依舊不是我寫的)

 

初識楓林,是在書裏,講這裏的神奇,講它的人風事古。雖沒見,但,有一我是知的: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地方。因為這裏人才很飽滿,完全不比芙蓉村差。因為這裏有兩個很能hold得住場面的人。

 

一個姓“木”,你千萬不要以為他很木,他會讓你很羡慕的---木老先生是個狀元。

 

一個姓“葉”,你千萬不要以為他會光合作用,他不會(光合作用有可能是他開的)。葉老先生,小名叫“水心”,他是個榜眼。這些,都不是重點,都是浮雲,因為,葉先生是“永嘉學派”的代言人!與朱熹、陸九淵並列為南宋超級思想家。

 

你莫怪我待木先生刻薄,刪減他的出場份額,實在是他老人家太低調。相比,葉先生之名真是一朝風雲為之變幻(當然了,也不是他想的)。那個知名度不是一個高,是很高!非常高!如果,你想知道葉先生長什麼樣的話,你可以去溫州市博物館,我去了,“他”真的在。

 

 

楓林村,在福建亦是有,家鄉泉州既有幾個。可無一有此地之美。

 

 

楓林:

  對你,我是心往念久的,一直奢想著見。見你,是此行最期的願,只為逢一處安詳。

見你,是我心頭難去的痛,只為你飛燃離走,不在了這塵世。一念,你風華正濃;一念,你往事成空。

和你,相逢要在哪何處?何處,又再有你的“花容”?

就讓你隨風去吧,灰飛到你生的那頭,隨念萌發,化楓成林!

 

夕陽低頭時,我滿懷期待地想著。在出來了夕幕台後的芙蓉村,沿公路步行著,朝大致的方向。村口是有三輪車的,可我實在不忍心浪費RMB,還是走走吧,配合“流浪”這個名頭。

 

背對芙蓉村向左轉90°,沿路直走不知多少米,可見一“卜”字路口。“鈍角”前方有一野地(也或是農田吧,只是暫且荒著),綠草前窪間,有白鴨池戲,突然覺得很好看。想起童年,鄉間結伴貪玩的回憶;想起家宅院前的稻田,季收之節家禽覓食的場景...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一再確認方向後,我找見了楓林,在天漸晚。未敢想要看透這整個古鎮,遂尋了一巷口,徑直去尋看。巷道兩側,是間排無序的民居,房子有年輕有蒼老的,就那麼灑脫地參差羅聚著,像一鍋山珍燴,味道雜而鮮,自有回味在舌蕾。

越往鄉家村戶深走,回憶,越加模糊在我腦中,似要穿過現實。一截路口空地,幾個男家矮椅圍坐,一個支著半段霧燃著的香煙、一個面色戛然合手捧著茶缸子、一個交手疊著二郎腿靜聽著、一個閒步散淡由巷側走來... 彼此和恰商談著什麼,彼此相熟問好一句,想來,農村與城市最大的不同,就在這鄉下有這樣多的平淡溫和的“彼此”吧。是情深恩重的鄰里文化。這是城市沒有的。

只是,美好的事物,常要因一些“偶然”殘缺,撇下一些染灰成灰的問句,留下一些無人再想起的遺憾。

沿著長長的巷,我探出了屋林裏的身子,站在“聖旨門”。這條古老的村道還健朗著,哀痛著石道兩側的傷痕。沒有比這樣的“柳暗花明”更叫人失落的了。看著這一串幻灰殆盡的殘梁斷壁,我忘了自己來找尋的是什麼。

聽縫紉店掌櫃的講,五月一場火,燒了半條街。因都是老屋,枯舊易燃,難以撲救... 唉,已無語再話悲涼了。一場黑白記憶。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也許,它們已不需要色彩了。在記憶國度。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也許,不久這裏會建起樓。不是原來的樣子。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當年風華一時的聖旨門已不復在了,慘存的,只有這碳化的門楣和新裱的“聖旨”兩字在呐喊自己往日的榮耀。

匾額下,築有過路的門亭,兩側有歇腳的椅靠。發白老者沿坐敘話著。在老人神色好奇的打量下,我亦注目問好。攀談間方知,這一排長者皆是徐姓族人,此處,是眾人常相問候之所。談及舉頭三尺餘的這枚禦匾,老人們似年輕健談了般,總有說不完的故事。你說完了,我接著講。嘴上,是唇齒分明的微笑;眼裏,是自豪炫目的光彩。

可,說到這場火,你我的話就少了。原來,我是這樣傻。

“再見,老先生,祝您健康!”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道旁的亭。安閒的人群。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有些東西的失去,是叫人惋惜的;有些東西的倖存,是叫人好奇的。對這個二層建築的出現,我很無語。一切的痛惜變為了痛恨。

  它的在,實在是一種突兀的諷刺(黑白已然不適合它了)

  好吧。腦海激起一畫面:奧特曼被怪獸打死了,奧特曼爸爸坐在觀眾席鼓掌。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好吧。我不知道原委,更不想知道。這些那些都沒了意義。楓林是一個鎮,古鎮,燒去的只是天空一角。可我已經不想去找了去看了。天空的煙太濃。

你發現的地方,是我未曾去過的天堂。我來了,天堂,卻隔著人間。

隨近身的一道戶巷穿行。看著周遭的老房子,心裏為它曾經的光彩所折服,家家皆有自己的歷史,是一個文化的沉澱。它們是美的,亦在衰老。在歲月風雨的摧折下破敗。一屋朽腐羸脆的梁木、一塊脫了金漆的匾、一幅殘破模糊的楹聯、一地無人步過的塵冷 ...

陰涼裏,我想起故鄉的老宅。我步履蹣跚的童年。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未幾,擅入一戶人家的院,我,一個不請自來的過者。

老人年逾古稀,背已在白髮下略顯佝僂,上身著一件白色的確良短襯,下身是藏青色及腕西褲,腳上趿拉一雙棕色硬塑拖,步似年行,若有所思。

  中年主婦貼坐屋廊,塑膠凳椅上支著一面撿茶梗用的竹簸箕,盛著堆積的塑藝加工品,雙手極熟巧,或穿或掰或折或壓。心無旁騖。

  年少的兒子背身向屋坐著,與藏坐在屋門內的姐姐閒話,言語,是江南溪水的輕柔,是舒切的。亦不時搖指擺手搶道不及表的心思。童心未泯。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在老屋間看著,一扇之一扇,一扇一扇,年華蒼老。每扇總有一個故事,關於老弱婦孺的老屋舊事。

  年輕勞力都“出遠門”了,留守在某個城市的三百六十行裏。誓要等一個願滿,給留守老屋裏的人一個生活的圓滿。生活,是美好的,因我們要用最美好的情感去兌換。

  同這位徐老先生閒話了很久,從村子到村外、從屋裏屋外的人。與老先生對這些喜歡來這裏看房子的遊客的驚奇一樣,先生對老屋的感情亦叫我驚歎!這就是家吧,在我們走進城市一角後,在高樓陰影下,總想回頭惦念張望的地方。

高樓,像個層疊雜錯的迷宮;老屋,像童年時母親抱兒的懷。

一個是多豔的冷;一個是單色的暖。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一塊簡單的牌子,寫著不簡單的名字。

一條面目斑駁的青石道。

一頁輕語厚情的家書。

一個關於“家”的故事。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村裏依然有自己的文化。民生,成了對“家”唯一能看清的記憶。

米坊。記得童年我總愛纏著父親,抱著他挑懸離地的米袋,拼盡了氣力就是不放,非等父親的一句妥協。父親挑著稻穀走在前頭,我拉扯著斜在胸口的軍綠色大挎包,屁顛屁顛跟在後頭。父親的影子很長,我總踩不到他的腳。

米坊,是神仙住的地方。四下灰沉沉霧濛濛的,像雲朵;屋子轟隆隆作響,像打雷。白頭發白眉毛穿白衣服的“老神仙”在碾米機邊做法,他的法術很厲害,只要雙手一合拍,就會冒起一雲朵...

這是童年時,我對米坊最深切的記憶。帶著清新的米香。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孩時,我最愛上街:一是去藥店,一是去理髮店。買完藥,母親總會給買“順藥”的糖,所以,童年我總愛病。理髮亦是件讓人開心的事兒,那裏貼著紅紅的很大的字(學裏了,我才知那是“為人民服務”),那裏有很多很會講故事的人,那裏有會轉的椅子...還有我最愛的小人書,什麼《嶽飛傳》、《紅燈記》、《大鬧天宮》,還有最愛的《三國演義》:一堆人騎著馬沖來沖去,打打殺殺..

在我的世界,理髮店是一個紅的黑的白的,有五顏六色的,像彩虹的魔法屋子,有很多會讓我傻傻發笑的人事物。那時,我是那樣快樂。在我天真的童年。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道邊的“鋪面”。

一滿發枯白的老媽媽席地坐著,拿剖削好的竹篾編織著她心裏想要的手籃。她會拿它來做什麼用呢?裝白菜,還是土豆?

一隻白棕相界的家貓攤臥在前,眼眯閉著,頭歪得很低,似要沉睡進泥土裏。

我同他們問好,一個朝我慈祥地微笑,一個自在安睡。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天,要黑了,舉頭向天,又見飛燕,一心不知冷暖味。

我想,這是一個叫人,叫我眷戀的地方。有與我諸多雷同的記憶。像我在永春鄉下的家。

家還在,家卻無人常在住。磕屋進門,是漸生冷漠的老。

天,要黑了。

我愛這老屋 ...

枫林镇。 - Lemon_7 - 慕

  

再見,楓林!

 

 

 
 

 

枫林镇。http://wuyujuan05.blog.163.com/album/#m=1&aid=232969184&p=1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