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過 自由

 
 
 

日志

 
 

年记。  

2011-07-23 22:22:57|  分类: 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

清晨,陽光未起,我獨興奮地難以再眠。念頭,就如小說裏蹲守在鄉村路口那株發財樹下的老公雞,守時敬業賣力地招呼著拂過它冠發的那縷光明那溫柔,每一聲鳴都不絕天地,每一念都在跳躍。人區別於動物的最大不同該是在於善思考吧?上帝也真是公平,多了思考的人也多了想的自尋苦惱。當然,這可能也跟我個人的笨有關。好吧,我暫且不去蹈那覆轍。

最近,似乎總能遇到,遇見清晨,不止是殘夢,不止是初陽。真好。

 

 

愛情。

愛情,有時離很近,有時走在很遠。你總在,在不言語的空間裏等你愛之人;你講,此生只一次,一次足矣;你還在,我卻膽敢萌生了退卻的心思。對於愛情:遇你,一心歡喜。若要,要作別,此心枯竭。是的,他是真有這樣之覺悟的。話說愛情有多種,或一見傾心、或日漸生情、或平平淡淡、或轟轟烈烈、或... 或是一生等待直至枯竭。余傑先生關於真情有“激越之愛”“絕望之愛”之講,樂和與順娘、安徒生與葉琳娜... 情,真是萬千感動在其中,什麼“遇之我幸,不得我命”透徹得盡致。

對愛情,我想該有這樣一類----寄在天地遊在人間的----作別之愛。古籍《莊子·盜蹠》:“尾生與女子期於梁(橋)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樑柱而死。”

尾生,春秋魯人,性善有信。彼遷居梁地,於鄉識一女,女子芳齡貌美。互見鍾情,君子淑女,協約終身。尾生家貧,女父嫌之母阻之。佳人終日心傷淚掛,公子憐之欲棄。為情,女子欲背親私去,一生為愛青山白頭。季夏,情人約會韓城木橋,欲作天之翼鳥,成雙遠飛高去。黃昏,尾生候於橋。時月,天變無情,雲湧烏密,狂風怒吼兮雷鳴現,急雨滂沱兮如瀑下。忽山潰洪發,江水湍湧起之如席,漫沒橋身及生膝。

公子是多情的,風雲卻是無情多。情人約定的城外鵲橋相見,那一句不見不散,那一句此生相守,佳人的信誓旦旦...種種,回旋在尾生心頭,天際雷雨的咆哮,周身汪水的蒼茫,獨不見愛人身影。尾生不以動,只寸步不離,那抵死緊抱橋柱的堅決,終於被凶洪吞噬。時佳人被困閨庭,及解困逃出至橋邊,洪水已漸退去。雨幕成簾下,小姐只見橋柱前至死不動的愛人。情,如風雲,難遇難測;愛,似尾生,無兮止兮。面對愛人的作別,小姐負尾生成雙河水。

尾生或是癡是呆的,然情愛本就該是這面貌才是。所以有劉若英的“為愛癡狂”。愛情,我既是如此覺的,也一心嚮往,嚮往這等待之愛,只不作別之愛!

 

 

生活。

生活,在年歲的漫道宛如一騎單車,於我言。單車的尾際在城市塵埃中扯下一道逶迤的流線,起點隱落在巷末,終點,遮有陽光,誰都不知所在。該又是我愚笨的緣故,所以我常常有大小參差其中的煩惱尾行在單車後座。

買的書有差一二就讀完了,感慨就像過生活,每天都是醒醒睡睡。我想,我該戒書一段時日,也戒掉生活,安安穩穩地自然呼吸一段時日,不作為不作想。可,這樣又是難的,我總不能去抱怨為人,為人我是自願的。所以,做了人的我離不去生活,生活也如我腕部隱處的脈搏,雖間歇起伏,但終未到停息。所以,我該一如往常地活下去,即使生活變得模糊不如我心裏之初。

說起生活,我想起韓寒先生寫的新書:《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這該是韓先生寫得最好的了,在我看過的。內容,沒什麼好提及的,寫一些頁數吧:P1P9P11P12P13P22P25P27P28P37P41P42P51P67P82P85P107P120P147P184。。。關於主人公的“公路生活”,我很有同感,我是說遇見“娜娜”。對“娜娜”我陌生而熟悉。那年,在那市,在那“*星旅館”。當然,我可不是故意去的,只因出差經過,到時天晚,恰巧汽車站出口正對馬路處就有一旅館。前腳剛進店就入夜了,一番登記,老闆以客滿不打折的“公道價”給了我一單間。話說,那是我工作後的第一個單間啊,所以對那近兩百的房價我也勉強鼓勵自己去滿意了。晚飯,簡單地不想吃,一天的長途客車讓我想暈。入夜,這座聞名“服裝之城”開始沒了白天的吵鬧轉而承繼星月的喧囂。門外清響的聲動,蓋沒了電視機裏李瑞英阿姨的播報聲。故事?沒什麼故事,也沒事故,因為我沒開門。所以,我同“娜娜”錯過了,我只記得她的聲音,我不知道她名字。名字,只記得那家旅店,它還活著。不知道“娜娜”是否還在生活。噢那一年我20歲。

關於嫖與妓的那些風花雪月,不想多談什麼,《獨唱團》是有了“卅城”的(我可不是賣書的,不做廣告的),寫的很好。至於“1988”,“1988”是輛車嗎?誰知道呢,我也在車上,車在走,機油對不對車主跟司機說了算,也只有他們清楚,我不會開車,也不暈車。所以,我只有一個願望,在“1988”行與停時安安靜靜地生活。

 

 

生日。

生日,怎說呢,沒什麼概念,記憶裏,只發生過一次,稱得上過的。十歲,印象是如此清晰,或因小孩子在漫長等待中突然對夢想成真的不適應,所以,開心來的理所當然且倉促。我常嫉妒兄長,因他的十歲比我過得飽滿且“孩子”。十六歲,沒什麼,跳過。因為它確實不存在。二十歲,在榕城,在湧泉寺裏“吃禪”。準確的說,給自己煮了碗面。之後,生日,像 Lemon 說的,記得,但沒了什麼可記的。

生日,是哪天呢?話說,現在我都還在疑惑。我爸媽也很困惑。這兩個人只記得生了個男的,只記得已經生了一個男的。日子,他們忘了,只記得農曆。不幸那年潤六月,有幸從此我得過“雙生”。可我依舊疑惑,我該是什麼星座呢?巨蟹?獅子?好吧,我想該是巨蟹,所以遇 Lemon 

禮物,在這天,應該是不可卻的。所以,二十之後,我開始對自己“行賄”。對這次的 D3100 我很後悔,怎就沒配個爭氣的鏡頭呢!好吧,我只能同自己講:美,不在鏡頭,在視角。所以,18-55mm 我對你是一點也不嫌棄,你要乖,咱們雖“近視”了點,但咱們要爭氣啊。你乖的話,九月我帶你去雲南去廣西。

 

 

幸福。

幸福,我想是很滿足的,它一直在。家人在、朋友好、同事親,重要的是,我還愛你!縱使你對我依然。這裏,我要狠狠地羡慕你,有 Iris 這樣的朋友,真是幾次叫人要生“恨”卻不能,怎會有這樣守口如瓶的知己?我只想起黨內人士在獄中的那份氣節來。總之,Lemon 真是幸福---有這樣的朋友---有我愛你。哈。

 

 

工作。

工作,什麼時候天要塌下就好了,所有的工作就只剩一樣---睡覺。可,這工作也太殘忍了,所以,還是同資本家們妥協吧。資本家其實很和藹可親的。

近來,“被”字當頭,被典型、被講座、被演出、被就醫、被出差 … 原來在上司心中我還是如此不安定的,從頭到腳都刺激著他的安防神經。工作,開始變得暴躁而不平穩,以極端的手法攻打著我原本太平的“城池”。面對這一連串的狂轟亂炸,是人的我開始出現憤恨仇怨、頭暈噁心的“心理攻防彈性綜合症”,終日消極茶飯照吃眼神憔悴著,工作,開始在深海中潛伏。

我想,我要去燒香還願去,為我在某年某月某日某遠山某小廟求的那一簽,雖然我不篤信神佛。對禪,這個不乖的娃似要思想重回在湧泉寺吃齋的那段時光了,一心思癡迷起。豐子愷先生在題為《禪意人生》的書序中,引述著這樣的字:“談真則逆俗,順俗則違真。逆俗則言談而無味,違真則迷性而莫逆。故中人未分于存亡,下士撫掌而弗顧”,真是精道之論!禪師、和尚者貌似認識了好幾人了,佛經佛偈目閱耳聞也不少,只今抽思過緒想不起一字一句來開解自己。云云工作路,迷迷不知途。

 

 

學習。

學習,開展不斷的,就數學習之業了,真是一時一刻不曾息止。當然,這絕不是我愛學習之緣故,只怪這個圈子太空氣稀薄這個圈子太前景多雲,所以啊,作為一隻資深笨鳥,我想對於社會對於人類文明的延續,我有責任也有義務不斷壘高自身底層文化基石,以備晚年建棟好房子。

學業,進展遲緩。小學教育、行政管理、計算機網絡 … 我想,這太過雜亂了,策略需重新修改。

 

 

願望。

願望,在生日的此刻,我想我是有權力向上帝索取的,佛祖定也不忍吝惜他那慈悲之心不予。許一願,同上帝,同Lemon 

今天,答應他件事吧 ,九月我們開始寫信!紙筆成箋,寫到明年七月。

眼裏,我幻起:年老時家樹下,葉隙間陽光流暖,一封一封展看,那寫滿你字的箋 ...

該是我一廂情願的念頭,所以我只提。所以,我問你。這確是心生已久的念頭,你可以當我是任何人,你可以寫與不寫,我只一日一日等你來的箋。
    今天,他生日。同你許這樣一個願。

 

 

 PS:以此文祝自己,當然了還有同月同日不同年的身為同事的衙內他爹,生日快樂!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