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過 自由

 
 
 

日志

 
 

關於風聲流語。  

2011-07-16 22:10:15|  分类: 關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人,一向是弱勢的,在生活。故,我常抱怨,如小婦般。委屈在勾心鬥角後,靜緒在心平氣和時。為此,頭白沒個停休。好在我長大了,不再是三歲。七歲,該是個靈魂的躥升思想的蛻變,在斤斤計較的世年情感上。

 

“做事安穩些,緣由隨他們去..”,一師傅留言如此,我也一直記得,在內心底處。這也是不敢輕視淡忘的,忘,那很危險,幾不慎,是要生了事的。故,我總慢裏小心。故,我無抱怨。

 

一期工程,按計劃順利竣工,與事同仁也都“盆滿缽滿”,歡喜在臉歸鄉還裏的。只不知這情是真是假。回單位報結工期開支,也不知幾時成了我這小人物的分內事,我只覺受寵得受了大驚。這些都是不小的數字。不巧我又是小人,小人常愚鈍,小人常膽小,故思維行事常畏縮。所以,我常等。等一個可以主持公道的“厚道人”。某天,神佛總算對我待見起,降一賢者來。我是大喜啊,妄想:“這朗朗黃天,彼此都看不清誰的臉。我終是要得以解脫了!”。然,有一成語不講情面地對我以痛擊(或許因我同它本就無情)。這賢達人,竟是個機心謀肚臣,專奉這資本家的旨。故,我苦悶起,什麼“白日做夢”,我這分明是在“癡心妄想”!雖此,我也心生不願,難不成這一身衣袂要被這一愁泥水所糾纏?

 

都言,多事在秋,只不懂這夏為何也叫人多愁。眼下歹勢盛臨,那泥水已淹透我上身,正一滴一答沁濕我下身,不久恐全身要無一乾淨處了。我常覺自己行事小心是非避躲,仰以陽明文成為師,俯以智長賢達為友,一心向善安求人世,萬不曾想這凶火會蔓上我身。成了這出“殺雞給猴看”的這戲子這主角。不想再小婦人地同“主流”計較什麼,我不答不問。對於這樣好的時機,我是他我也會下手。對他,沒什麼怨恨是假,只沒了修行前的衝動,沒了去理論去爭辯去示那清白身的魯莽;對他,我報以極大的同情,他也不容易,畢竟所作為都是空無的,什麼也到不了他饢中,受益終是高層的專屬。相比,我們都是悲哀的人。誰都知這個理,所以會上誰對這次的風聲流語都不置一詞。我想,BOSS們也是明這個理的。畢竟,這都是你情我願的。在現有體制控股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下,雇與被雇、雇主與雇員間,利益與義務是經緯分明的。那一紙合同就是你自己的妥協。你當然也可以拂袖而去,有時資本主義社會的最大弊端就是“自由”,資本家可以雇你,你亦能“解聘”他。

 

對一些事,我想,我是輕賤的。不願抽身離去,自覺可以僥倖。這裏誘惑太大,我又偏定性不足,禁不住幻想之挑唆,衣袂已幹已燃,仍不知自棄逃生。所以,我是輕賤的!但,我是有想法的,在體制下同收穫協約,在協約收穫我所想的。

 

工程人的盆的缽,在世俗眼裏就該是滿的。空了,也沒人信;空了,也是你禍害了;空了,你也完了。師傅就拿著他的空盆空缽走了,“工程”什麼也沒給他。師傅說他很開心,“我們的工程是民心工程嘛”,這一句,幾在旋回我腦海,遮擋著師傅離去的背影。憂愁,是自有的。溫柔,卻是師傅教誨的。溫柔看待,冷自己的心。堅持等價的籌碼,合法交易。什麼時候,是我走的時候?交易成交的那天該是不遠了吧?

 

工程很巧,也很怪。所以,它總招風。風聲在穴。

 

我也忘了第一回聽聞“風聲”是什麼時候,反正聽完,我就慌慌地走了,因風裏影有我的“影”。從南京跳去北京,從北京往了榕城,再至今。這中間的時日很漫長,對我言。因為要思考。途中,除了師傅們教導的忍耐,我什麼能耐也沒有,所以,我很心憂,怕自己成了那恩仇,被相忘在江湖。工程人是敏感的,也必要敏感,敏感可以改天命謀行途,救你在風聲來穴時。雖然,我不夠溫柔,聽不懂風聲,但也好在我遲笨。風滿穴,盈溢而去,剩出滿穴的流言碎語。此時,“遲笨”對我真是天賜的異能,可以耐著心思去看。在潛能的開發上,“笨”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開發升級至“細膩”簡單些。行業裏有很多前人筆記,於中,我窺得此一定理公式:細膩溫柔 – 利害恩仇 = 收穫 。我想,該是它救了我吧,所以我得安生到現,在這鬧市寓所。

 

碎語流言,在這個天地是如此入得“尋常百姓家”,我們亦都是那護燕人、那好事者。為了一句江湖恩義,為了一句快意恩仇,像一杆老筆,遊動在字墨書畫裏。隱著呼吸、藏著心性,不分白天黑夜地遮著掩著擋著掖著,一味死心塌地一味拉拉扯扯,全沒了休止。是宣帝曆精為治?可大業無需小人!是勾踐臥薪澤吳?可誰人又是這“吳”!我困頓了,因我想太多,富出苦惱。這是不好的,很錯!市場是公平的,職場也是,能接受這個價碼你就買,能接受這個決議你就執行。不然,你自可去,無人攔你。這也或是人的一悲哀吧---連生息都在交易的天平上。

 

下一世,都化了女子好了。出言出語,都是溫柔;思想思慮,都是細膩。隨心所欲淺忘了這俗世風波。可我又不甘心,把這風聲流語擱置在這一世的心頭。好吧,這該是我大男子的野心在作祟,這該是我細膩得不夠溫柔的緣故。

 

真是悲觀的思想,罪過罪過。我該好言寬慰自己下。幸自我思維還在。哀,只會衰了已成直線的心情。

 

書雲:狡兔三窟。我也屬兔,我該早走,隔斷這是非。偏巧,我是只笨兔,故死心眼守著這一窟。雖說這一窟的草常不新鮮;雖說這一窟的住戶常自相撕咬;雖說這一窟的前景不是很好。可,沒法啊,我是坦白了的,這一時段的我就是這樣不知輕賤地輕賤,即使明知今世非彼時,故事灰染塵。花也已落草已枯,人面多情作了骨。也知,這一窟早晚要住不下,早晚我們都得搬家,像前輩們。搬家挪窩,口上都說,走了,紅塵享福去。可那一眼那一凝噎,又是給誰看?

 

我們都是輕賤之人,就好奇風聲流語,就多事俗務恩仇,這一生難再改,這一生難再忘。所以,我決定忘了這風聲,忘了這流語,原諒他們。本命年,我該一心低調,才不廢了我廿載修行。我本良人子,心向慈悲行。哈。

 

結尾,我想起老子的方言來: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故,我常思潛修,平息以靜緒,礪氣以修身,知於行而合於氣。是乎,天下太平!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