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過 自由

 
 
 

日志

 
 

關於站位。  

2011-04-14 23:12:46|  分类: 關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奧特曼的話講就是,現在的怪獸很猖狂;而我,沒追求地傾情善良。我想,這是說的很對的,也貼切。要不我也不至如此三天兩頭地遭遇你們的圍追堵截了。阿媽跟我講,你越發滑頭了。我想,這是大大的冤枉,我很乖,太乖。要不我也不會被你們這樣有事沒事地再三捉弄了。

 

是怪獸出場的地點不對呢,還是奧特曼站錯位呢?

 

夏的陽頭,跳躍地在我的頂發掃過。除了有點閃著我的眸子,我只覺它太過暖和了,不適合我春天的心情。心生地曖昧起來,更是慌了戒心,我都不知道自己該站在哪里。在記憶的源頭找找,我原也是可以算得上聰慧的(三歲之前)。也或是爲此,小英才總是要遭遇些什麽“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的經歷:什麽搖籃事、墜樓事、車禍事... 事多了,阿媽也就更信那個後來我懂事知道他只上過小學結業班的算命先生的“好心話”了。也就對我頻發警告,這是不許,那是不能的。因年少,我也不知計較辯駁科學維權什麽的,一律乖乖站著。那是我第一次和“站位”親密接觸,給我的印象很深。那一天,我站在我應該站的位。

 

站久了,我的智商居然不講道理地往下沉澱!

 

對這樣的結果,我雖有氣,却也拘于小孩子氣接受了。每次填寫框框欄欄裏,關于“特長”這一別人都想寫地特長的個人名片信息時,我總要哀嘆發恨一番,數落下孟婆倒湯給我時多放了把鹽。味道太鹹,我的感官都啞了;責駡雅典娜小氣地把書桌上的那盞燈壓低。光綫太暗,我的智慧都蔫了。如是,最後心裏歡喜地按筆劃寫下一個不大不小偶爾會有點歪的方塊字:“站”。

 

悲劇的青春裏無知多情遭罪的孩子。

 

這是我對我身後的影子的愛稱。他跟我一樣,很乖。他一直陪著我,陪著站過數不清的不同類型的位。我時常在心底暗暗地感謝他(跟他一樣,我也很靦腆,不擅表達愛),他,應該是能理解我吧?我沒問過,他也沒找我談過心,我只當他有同我一樣的想法吧。

 

作學生時,我覺得我的站位是很標準規矩的,水平也跟著年齡和年級愉快地提高著。每天早早地起,灶臺上鍋裏的水開了,就洗兩小碗米下去,然後拿哪本被我塗得亂七八糟的課本到院子裏晨讀(《秋天來了》被我鍾情地背誦了一個學期,我們老師說我背地很好聽)。七點鐘用飯,完了洗自己的碗,完了興高采烈地跑各鄰居家去。墊著脚尖從窗戶探頭往裏喊,喊的多是小名。大家集結的速度還是很快的,我個子小(學裏時高中前,的一大恨恨事),自然地我的位置在排頭的“後背”(這個紀錄一直被我保持著很長久的念頭)。我覺得我的站位蠻好的,如果大家玩旋轉的時候,我也是可以當排頭的。比如向後轉。

 

這樣的站位一直持續到我讀高中。中間也有“改革開放”的:小學用走,初中時,大家都有車了。我也有一輛,雖然它有點矮。不過,但是,我沒有嫌弃過它。我們還是每天準時在老地方集合幷按慣例排隊,然後排排開橫行在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還沒照過來的沒幾個人的街道上。我很喜歡這樣的站位,雖然我還是站在老位置。

 

改變是在初三的暑假,可能是上帝看我老站在“背後”,霸著舒服的位子,幷很給他老人家造成視覺疲勞。所以,我有幸趕上了長高的末班車(當時我的身高都是被醫學判了“死刑”的)。高一軍訓站隊,我從“背後”來了次白天想多了夢裏會有的華麗麗地轉身。我居然排頭了!那一天,我站在我該站的位。

 

或因爲太興奮,因爲從聽講席前排前座享受待遇地到尾排後座,因爲...總之,不知道該爲什麽,總之,我的成績也花麗麗地轉身了。阿媽逢人便怨,個長了,人笨了..

 

其實,我的IQ雖然沉澱了,但還是保持得很好的。只是阿媽不捨得敲打敲打她這一貫站位很正的小兒子。以致我的智慧隨著身高在175cm成精後,再沒起過什麽合風景叫人心曠神怡的波瀾。

 

考試就像被惹急的螞蟻,在我的腦瓜殼子裏團團亂轉。

 

高三就是這個樣子,高考也是這個樣子。對于大學,我還是明確地給了自己個目標的 --- 堅决不上。家裏也上下一條心地給了個要求 --- 必須要上。我很傷心,那只螞蟻怎就一直轉個不停!那一次,我站在我以爲該的位。

 

去看榜那天,是螞蟻搬家後一個月的的日子,我覺得選這樣的一個日子去看成績會有紀念意義些。一小撮人圍在班主任在教務室的辦公桌邊,我挑了個外圍還算不錯的位置站著。圓圓(她臉很圓,私底下同學都這麽叫她。她大我們七歲)開始喊名字報分數,指導填志願。這個時候劇本裏都是用這樣的詞語帶過的,“有人歡喜有人愁”。我都不知道是不是上帝對我有意見還是什麽的,我覺得我從頭到尾站位真的很不錯啊,跟我開玩笑做什麽!我只望著圓圓叫我挑的一串學校的名頭咒駡上帝不講義氣。還有,我做選擇題的運氣有點太好。

 

站在大學校門那天,我的位置很不好。擋到車了。站在系辦公樓前,我的位置很不好。擋到人了。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站位很有問題。這真不是我該在的地方。那一天,我站在我不以爲該站的位。

 

在九十天后,我隨師傅站在校門口,我的位置還是很不好。前面是送我的舍友,後面是師傅的車。我的內心是不高興的,我對眼前的這些人有了感情。我的內心也是開心的,我的背後是一個新的位置,而且我遇見了師傅。那一天,我站在我决定站的位。

 

傷感,只是上帝對你煽情的孤單留戀。不回頭,也就過去了。

 

我總喜歡這樣告誡自己,也頻繁用著。在我站錯位的時候。只是某天不靈了。在很大篇幅去壓蓋對你們的意見并默念“心似海底,波濤不驚”N遍後,此時此刻,我想起了師傅。

 

師傅離我去,我一人站位,很辛苦。在北京西站,師傅站在我前面,我站在他對面。不知道誰先動的,反正我們擁抱了。我的眼睛不知道有沒有噙滿泪,就是有些模糊。看不清師傅的眼,也看不清他的臉,看不清他轉身離我去的背影。

 

師傅姓孫,不叫悟空。却傳了我站位的七十二變。我只不懂他何以這般固執,或是我過于偏執,所以終沒了共事的交集。對工程,我們都是至愛的。我只不懂你爲何早早離開這一領域。

 

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我覺醒自己的再次愚鈍。是當隨你去的,早走開這沼澤去。我以爲只要我的站位不偏斜,是可以長久的。北京到南京,南京到福州,福州到厦門,我一再換位,順利地成長著。痴痴地以爲自己站位高明。部長講,你這樣長期壓抑著什麽不好。事實是我幷未站在壓抑這樣的位,我只在回避,回避些鋒芒,防其刺傷我“不與爭”的軟甲。只謀福利,不占便宜。一直是我的守“位”,我只願平平淡淡。對于今天的這一切,你們的得寸進尺,我是有責任的,不該太乖,聽任你們這樣胡鬧。這一天,我站在不清醒的位。

 

君子臨世,先衡後謀;知行合一,攻伐弑心。

 

師傅,这些都不好。我終只能是它捨弃我,我舍不去它。我只還愛這個位,只還愛這職業 ...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